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西江月

漁歌唱罷為盟

男兒倒握冷鋒

是英雄當立潮頭

說幾回山河痛


杏旗簾卷黨風

蘆花劍影如夢

百八聲威震河溯

一夜卸了兵戎

空城

這一切的開始偷偷摸摸地發生在一個無人知曉的時刻。一般上下的兄弟們自不必提,許多頭領甚至到了最後仍是轉不過彎來。就算機敏靈巧如燕青,足智多謀如吳用,也只能約約略略摸個大概。

最近的推測是黑旋風李逵跑去隔壁的壽張縣扒了知縣的衣帽往自己的身上套引起的一場胡鬧,再往前推就是燕青意氣風發地將相撲狀元掀了個底朝天。

又或許是荒村野店裏多日後才被發現的幾具死得不明不白的屍體,東京城池外被誰記在心裏的昂然高呼,白牡丹居所的觥籌交錯,樊樓燈火上的醉裏狂言。若說是不該入禁苑,不該賞燈花,那就是不該出水泊,不該下山岡。這樣的理由怎麼能叫人承認?

最終還是要回到水泊裏頭的日子。重九登高菊花會,唱酣了飲盡了禁不住...

煙火

秦明再睜眼的時候天已大亮,眼中映入的是他仍然不甚熟悉的房間。剛想起身喚了侍婢來服侍更衣,腰間那一陣不明不白的酸痛就提醒了他這一切習慣都該開始改了。

床頭上放置著疊得整整齊齊的新衣新襪,秦明取來穿了,又去找自己的武器和鎧甲——也在架子上擺得好好的。

他收拾好了,走出這間小屋。這裏離山寨稍有些距離,是個頗為清幽的小山包。他沿著山路彎了幾彎,拐進了正廳。

那人果然已經坐定了,神清氣爽,談笑風生。見到秦明入得廳來,眾人都迎了上來一一寒暄,他也一一回應,儼然是多年相交的好兄弟。

於是他飛身上馬,往山下的清風寨馳去。落草這件事何其容易,一夜之間他祖祖輩輩的世代榮光就燃成了瓦礫場的一場大火,天明火熄...

漁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那個地方多山,村莊因此長年籠罩在氤氳的雲霧之中。那個地方多水,空氣裏充盈著粘膩的濕意,還帶來了魚米之鄉的美名。

那個地方太偏僻,流放的犯人貶謫的官吏往往耐受不了這裏所謂的瘴氣。那裏的人們自得其樂,倚林而耕,近水則漁,養成了不靠皇糧不服管的脾性。

那樣的地方。

兩條大江從那裏交織而過,在那裏織出唱晚的漁舟,織出滿天的星羅。

*

“阿順,大哥我和他們打的時候,你就從水底摸過去,這般這般……”

“大哥……為什麼我每次都要做這種事……”

白淨瘦削的小臉很是無辜地望向自家的兄弟。張橫面對著他一本正經的正直眼神心想還是繼續糊弄自己純潔的弟弟比較好:“因為二...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