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藏秀bg】致情(白驹的……前传,对白驹是个剑道bl没错)

致情

——陌上少年湖畔睡,古越剑庐祭紫薇

 

藏剑山庄通常是不收外姓弟子的,但凡事总有些例外。譬如过了门的女弟子将膝下孩儿送回来学艺,又譬如遇上些一心要入藏剑门墙的聪敏少年。

韦萧萧两种都不是。

她是从家里头逃出来的,只知道要学武,该去哪门哪派,一点边儿都摸不着。但她运气好,误打误撞摸上了扬州城东码头一艘摆往杭州的渡船,又在那船上遇到了一个背着两把剑的小侠客,自此一路顺风顺水,还真遂了她学武的愿望。

掂她骨格的入门师傅将她来回颠了一轮,就掩上门回去自行商量。她趴到门缝上偷听,听见里头隐隐约约,说着些甚么筋柔骨硬,可造之材,尽是她听不懂的话。但她虽不晓事,蒙蒙之中却也晓得那...

拿波里短歌 二

 

“你说你要在这里留一段日子?”史比特瓦根咬下一口意大利面,上下嘴唇都染上了黑油油的酱汁。

“啊,是啊。你知道,老妈她去好莱坞以后,我就好多年没来过欧洲了。巴黎呀,瑞士呀,都要去的。这可很费时间呢……”乔瑟夫挥着手夸夸其谈,编造着一些姑且说得过去的理由。真正的原因他心里清楚得很,才不是什么观光怀旧呢,就是为了那个西撒而已。

西撒呀,西撒。他在心里念叨着。世界上有长得那么像的人吗?一米八出头的身材,不听话的金色头发,凶巴巴的翡翠色眼珠,哦,还有眼角下方标志性的粉色胎记。就算这些通通忽略不计,那个拽得不得了的个性和传说里的扳手攻击也让人放心不下,即使乔瑟夫本人没能有幸和少年...

拿波里短歌 一

乔……西(?)

并不能算替身梗但是貌似又是替身梗

原作后十年设定

大概是个短篇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文盲系列……

=================================

特米尼车站餐厅迎来了两位麻烦的客人。

“尼禄面,明白吗?就是那种细细长长的,一团黑的意大利面。什么?没有?哦,我知道了。Nero,pasta, al nero, di sepia!什么,还是没有?……那……”

“JOJO,没有就换一家吧。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喜欢那种面。”同行的另一位客人咳了一声,友善地提出撤退的建议。

“史比特老伯!——我们是来度假。度假是什么,度假就要把想吃的东西全...

【Love Live】【绘海】落日流星.0

试试水【。

就一点儿豆腐块,等我醒来再说【。

基友【男】说你一定会被掐死的!那也得试试啊……

LL百合向,CP站位绘里X海未。HE。

* * *


“那么,最后一首歌。”

“送给一直在我身边的你。”


蔚蓝色的追光将体育馆淹没在深海里。她站在深水的中央,正了正话筒。

空旷的舞台白晃晃的,只有她一个人。


* * *


“园田小姐,辛苦了!今天的演唱会也是无比的精彩。”说话的女人揉了揉眼角,“我都有些想要落泪了……能喜欢上你的歌迷,真的是太幸福了。”

园田海未冲她笑了笑,把头低下,好叫助理能方便些拆下她脑袋上那捧麻烦的白色...

【策唐 】戏虎【剑三脑洞整理基佬篇】【2-3】

我的天这个大纲文终于完成了【

关于军娘和炮姐在楼下的百合楼里www……
一早的脑洞就是……咳一对百合一对基,兄妹齐签卖身契……【在说什么

——————————————————

3. 策唐 《戏虎》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稜中。


李应天欠身从廊下走出来时,天已黑透了。
他打了个趔趄,回头嘻笑道:“瞧着!你们懂个什么?你爷爷我,一碗开一石,三碗能起铁胎弓,肚里有了十八碗,嘿嘿……”
他踉跄着身子,晃着脑袋端起来一把乌油油的弓。盘虬黑铁吱呀呀作响,一支精钢箭破空而去,扑地一记闷...

【策藏】竭泽 【剑三脑洞整理基佬篇】【2-2】

2. 策藏


竭泽

——黄云万里风动,风流不剪枪留。


你有没有爱一个人,却爱得毫无希望的经历?
若你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你的运气很好,应当更加珍惜。


押镖遇上劫道的,如今已不能算是新闻。南屏江水两岸年来打得热火朝天,但江湖人士,终归不成大气,私怨暗仇挟卷其中,反类村头打架,管你押的是什么,总之劫了再说。
叶文星一人守着二十袋假粮草踽踽前行,见道中只得一人一马来挡时,已知道诱敌不成,眼下还得有一场好战。

人着绛红袍,马裹暗沼黑。五十招没过,这恶马一蹄子蹶在叶文星腰后,分分不差地将他用一个屈辱的姿势踩在地里。
“我挺喜欢你的,跟我回去吧?”叶文星埋在土里,居然听见头上那人这么...

【剑道】 少年行 【剑三脑洞整理基佬篇】【2-1】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纲文写了这么长 也许这就是逝去的爱吧||||||
非常老派。

* * *

1、剑道


少年行

——走马远相寻,西楼下夕阴。
      结交期一剑,留意赠千金。
      高阁歌声远,重门柳色深。
      夜阑须尽饮,莫负百年心。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一个纪念,却没能成形。


* * *


秦纪第一次正经领了师命下华山办事,就遇到...

剑三脑洞整理【1】 百合向

 * * *

1、策秀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男儿何不带吴钩?
兄长常思远死后,常青亦投身天策府。
她出身将门,家中世代从军,即使女儿家也一样从小熟习骑射兵法,耳濡目染尽是忠义国家。兄长故去,她便挺身而出。

风铃铃是什么人?
常青从没见过风铃铃那么爱笑的人。她的笑声就好像春风拨过银铃铛,叮叮当当脆生生地响。常青第一次去七秀坊时,没见着人影,已听见了风中飘来的轻笑声。
跟着她才瞧见水榭里的年轻姑娘,分明同她是差不多的年纪,眉眼却轻轻盈盈地弯着,没有半分她担不起的沉重。
风铃铃发现天策府的来客是个女孩子,一下子就和她熟络起来。她笑着同...

【Mueller X Klose】Days of Yesterday

不打tag了米大爷都退国家队了打个Ball

清水致敬向

========================================

南美一役的传说不再,卫冕冠军的魔咒,终究没有破除。
王朝没能延续,你们止步八强。
这不算太遗憾;但你的世界杯进球也停在了十五球。
你接过你的第二个金靴奖,你已经二十九岁。
而你的前面还有一个人,就差一步,一粒进球,一个时代,四年。
三十三岁,你稍微作了一下想象。

两年前欧洲杯后,那个三十八岁的第一射手终于挂靴。
告别赛后你们在柏林为他举办了盛大的party,每个人都抢着和他合影拥抱。你拿着块披萨,站在一旁张开嘴,一口咬下去。
你才发现你以为他会一直踢下去呢,每次小报...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