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昨日重現

布拉斯特一般不愿意在晚上出门,他认为夜晚是拜读古籍的好时候,应当拿来与已故去的先灵进行深入的交流,多穿两件衣服出门吹冷风并非是一个好主意。但有些时候人总要面对一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比如在调配药水正兴致正高时发现犬妖皮毛竟然一高兴用完了……那没有办法,除了睡觉以外,他只好选择系紧风扣,拿上法杖,不情愿地出门。

尽管吉芬森林里很暗,唤出火焰却是愚蠢的行为。稍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夜晚的森林里点燃火把,那简直就是在昭告天下这里有食物。虽然捕食者们畏惧于火焰,但他们却会将你团团围住,火光熄灭的时候也就是末日的到来。

因此踩在湿滑的苔藓上的布拉斯特就越加的颓丧了。他怀念着壁炉里熊熊燃烧的火焰,不断诅咒着有一头犬妖能在下一棵巨树后蹿出来送上它自己的生命。然而越往森林的深处走去情况似乎就越发不对,安静得过了头,连虫子悉悉索索爬过植被的声音似乎都没有。

这不是好兆头,或者是大难临头,又或者是刚结束的灾祸。但比起在夜晚出门,布拉斯特更不喜欢走回头路。于是他仍然往森林深处走去,在嗅到血腥味后放慢了脚步。

苔藓们越发潮湿了,他感到每迈出新的一步都能挤出水来。事实上,随着血腥味的加重,布拉斯特并不怀疑现在自己脚下那滑腻的液体其实就是鲜血。他决定去前方的一小片空地,月光从那上访树阴的窟窿里洒下来。但前边有东西挡住了他的路,他摸出法杖,亮起一丁点荧火,往脚边递了递。

布拉斯特没认出来那是什么东西。周围仍然没有声音,似乎连风都停止了运动。布拉斯特倾身下去,手指触到了光滑的皮毛。这皮毛他很熟悉,正是今晚急缺的材料。他按了按,那皮毛也随着他的手指陷了下去。这太让人不愉快了,通常情况下布拉斯特会选择用一支冰箭穿过它们的心脏,那样做血液会在伤口凝结,而尸体则十分完整。

他跨过障碍物,看见林间的空地上横七竖八的,全是黑黑仿佛石头一般的东西。他的靴子现在全泡在血里,野生动物的骚臭与铁锈味混合之后直冲他的大脑。布拉斯特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拥有一个迟钝的鼻子。

他站在那片小空地的中央,皱了皱眉头,决定忍着反感就地割下几片皮毛就掉头回去。但他发现自己似乎站在了一个风口的位置,四周的气流开始改变,树叶抖擞起来,当他站起来把几片长方形带血的皮毛装进腰间的小箱子时,他看见了周围数不清的绿色眼睛。

这不是个好时间,暗的力量正在颠峰,而白魔法则仍在好眠。布拉斯特站得直挺挺地,预备对方一动就开出小型火焰之壁把自己包在里边。但他没有得到这个机会。当许多沉重的尸块雹子一样地落到他身边时,他懊恼地想,现在连披风上也全是血了。

四周又恢复了死寂。跟着脑后风响,一支十字镖被一团平地而起的旋风拢在中心。

布拉斯特伸手抓过十字镖,气旋也随之消失。他拿到眼前借着月光端详了几秒,竟然微笑了起来。

他抬起头,对着某个方向说:“你好啊,克罗丝。”

“我不觉得哪里好。”她几乎要和森林融为一体了,勉强可以看出一个坐在树枝上的身形。那根枝杈略微抖动了一下,下一瞬间她站在了布拉斯特面前。

“你现在和地上那些家伙一个味道。”她猛力地皱皱眉,似乎这一切都不是她干的。

“……这样回去太麻烦了,你有什么建议吗?”布拉斯特嫌恶地看看自己,跨出层叠的尸体圈。

“没有。你以为离这里最近的都市叫什么?”

“那请你先扮成一个好姑娘。”

 

最糟糕的一晚,从用完的犬妖皮毛开始,到把防风斗篷丢在野外,最后以城门守卫微妙的目光告终。布拉斯特毫不留情地敲了十分钟房门把芙蕾从好梦里拽醒,然后把克罗丝给她推了过去。实在是太晚了,布拉斯特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梦。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扎着黑色马尾辫,随便套着件睡袍立在他的书墙前面左顾右盼的人,而再一回头却发现门仍然闩着而窗户的插销也牢牢地插在窗台里时,即使是没常识如他,也想对这个闯入者进行一番思想教育了。

“你是赏金猎人吧,办完了快去复命。”布拉斯特从床上起来,按部就班地换衣梳洗,克罗丝在不在房间里,对他似乎没什么大差别。

“大法师,我有问题。”克罗丝抽出一本书放在桌上,又探头去抽另一本。布拉斯特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头,开门准备去吃早餐。

“真的有问题。你知道转生要怎么办吗?”克罗丝跟上去。谁看得出她昨晚在半小时里将至少三十只犬妖切碎分尸,而三年之前割下别人首级时她连眉毛都不会动一动?

“那很漫长。”布拉斯特走进起居室,在长餐桌前坐下,“你还不走?”

“不。你得告诉我转生是怎么一回事,不然我可以带着你去见雇主拿钱,我不介意。”克罗丝在布拉斯特对面坐下,双手交叉托住下巴,盯着布拉斯特。

“虽然称作转生,不过是通过——某种手段——将肉体的时间逆转。年轻的身体以及已经熟悉曾经拥有的各项能力的大脑的共同作用将使转生者习得更为强力的新能力——对你没用。”布拉斯特一气呵成地说完,拿起刀子切开盘里的三明治。

“哦……对我没用。”克罗丝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不再说话。布拉斯特对于这一早起来终于降临的清静十分珍惜,他井井有条地将三明治切成小块然后依次送进口中。然后他端起手边的红茶,心平气和地抿上一口。今天是个好天气,可以继续配置昨天还没有完成的药水。但克罗丝显然还不肯罢休,她又摆出那副严肃的表情来,一脸的认真:“可我还是想转生,怎么做?”

布拉斯特看了她一眼。克罗丝还是那个表情,像个在上数学课的苦恼学生,一点儿不像个刺客。

“那很漫长。你得先去朱诺——”布拉斯特停了下来,“算了。你得先去复命,再回吉芬来。”

克罗丝挑挑眉毛,轻快地迈出了起居室。

 

确实非常漫长,很久之后克罗丝才真正体会到布拉斯特认为转生意义不大的原因。即使这之后转生者将拥有人类世界里最为强大的力量,但那之前又将为那力量献祭上多少心血与时光?若没有最终也决定要进行转生的布拉斯特同行,克罗丝简直无法想象自己会有踏上朱诺城的那一天。他们两人在这段时间中的各种奇遇,若是要记叙下来怕是又要写上厚厚一本了。

但他们已经毋庸质疑地走在了云海之中,将要面对朱诺城拥有凌驾于整个卢恩-米德加尔特王国的绝对智慧的神官的考验。布拉斯特先一步走进了城堡,克罗丝看着脚下的天空,突然意识到转生若是成功,布拉斯特会直接被传送往吉芬……而自己就应该是梦罗克。她忘记了要跟布拉斯特约好再见面,只对他说了祝好运。再也见不到了怎么办?

她又要回梦罗克去了,这一次能挣的开吗。

克罗丝害怕起来,但她将这归咎于恐高引起的心率不齐,然后神官将她唤了进去。

她现在二十三,她成为刺客的那一年十五岁,开始修行的那一年七岁,而她第一次起了杀心则是四岁那一年。她会回到什么时候?她宁可是七岁,那时候她还什么都不会,她可以就那个样子等待长大,她再也学不会杀人的技巧。可是那时候又太远,她又要等多少年才能靠自己的力量离开梦罗克?

可是无论多久,她都要去吉芬,她必须再一次,再一次地找到布拉斯特。


评论
热度(2)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