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十個冬天

每年冬天前往梦罗克,在国境线内最温暖的地方度过最冷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我的习惯。

很自然地,每一年冬天,菲曼·拉基亚都会前往城外的传送点迎接我的到来。即使后来她从小队长升职为骑兵队长,后来又作为骑士中的一员进入戍边大队幕僚团,也不曾因为公务的繁忙而疏忽于对我的接待。

从城市到村庄,从无垠的荒原到古老的废墟,我的旅程看起来无穷无尽。梦罗克在这看不见终点的旅途中变成了我惟一的归处,当第一朵雪花降落到地面,飞星就会躁动不安,蠢蠢欲动地往南边的方向眺望。

第五年的冬天,我从极北的大陆乘坐飞空艇回到依斯鲁德。因为离普隆德拉是如此之近,我决定回家去。

父亲对我的归来表现出了十分惊讶的态度,他竟然啜泣起来。我强作镇定地安慰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告诉他我不再离开,我会留在普隆德拉。

绕了一个巨大的圈子,最终我又走回到了原地。

进入皇城骑士团后的生活反而比在外流浪时更加忙碌,尽管许多现在在我看来都是琐事了——例如承担皇家侍卫护送贵族出访,或者是制止西方平原上季节性的野牛暴乱,等等。

回首都后的第一个新年,我正在与牧师们一道布置将要发放免费粮食的布施台时,心里忽然想起在梦罗克边陲就职,六年以来似乎只回过一次首都的女孩子。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带着教会的布施找到了她长大的孤儿院,那所在中央广场十点钟方向,躲在市集的阴影后头的小房子。

孤儿院的姆妈和孩子们看到我都非常吃惊,在看到我带去的东西后似乎更将我当成了菲曼的狂热追求者……走的时候还拉着我,叫我多去告诉他们些菲曼的事情。

于是我给她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将这一年来的事情说给她。飞星很聪明,信一绑上腿它就立刻扑棱棱地向南飞去,很快连个黑点都见不着了。

新年过完时,她的回信终于来了。尽管短的一句废话都挑不出来,倒是真的非常感谢我去孤儿院看他们的样子。

回首都的第二年。年中时,我接到调动令,升任皇城骑士团副团长。许多副团长之中的一位。

第三年上,我的同事及父亲开始天天拿各家小姐的画像给我看。我没有想过结婚,就信手拿来翻翻,却突然想到,已经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她一个人在梦罗克,会不会已经嫁作人妇,或者再拖上两个孩子了?

这个念头一出来竟然收拾不出,旋即又想到卢赛尔·雷佛利斯那节操缺失的脸,我简直坐不住要去逼迫雪恩·霍普造后悔药。他却大惊小怪起来:“什么?!克莱文先生和拉基亚小姐难道不是一对恋人吗?我看你总是在给她写信!”

结果因为这句话我脑子一热,冷静下来人已经站在了梦罗克城外。

夕阳西下大漠黄沙的场面给人带来的不止是冷静更是冷却。我清晰地认识到这整个行为都是不对的,只好意兴阑珊地先去剑戟酒馆。戍边大队中的骑士们往往会在那里喝上一杯,对打听消息来说是个不错的地方。若是她真的已经成家,我这没头脑的冲劲岂不是害人害己。

黄昏的梦罗克是空旷的。夜幕虽然没有降临,但四处已弥漫起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氛。事实上,属于这个城市的真实在这个时点才正要开始。

我拢了拢斗篷,加快了步子。

前面的岔路上忽然闪出一个人来。身量高挑,罩着兜帽,行色匆匆,似也是往剑戟酒馆而去。我想跟他搭个话,兴许今晚能喝上一杯也说不定。刚赶紧几步,那人已警觉地回过脸来。

两侧的脸颊削下去了,翡翠色的眸子深陷在有点发黑的眼窝里。精神不太好,银色的短头发从兜帽下漏出来,在风里轻轻地摆动。她惊呼道:“克莱文?!”

是我,克莱文·凯恩。

“你看……怎么这个时候来?很忙啊,我刚要去开会,你——”她语气有点慌乱。

“那,什么会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啊——”

“那几位老先生要知道皇都的副团长来了,会中风啦……”菲曼笑起来,她的眼睛像两弯月牙形的泉水。

结果就是我在剑戟酒馆的一个阴暗的角落活生生地等了四个钟点……这位小姐明知道是上司来了却可以镇静地让上司坐冷板凳她的心理素质真的不要太好……

她从二楼包间走出来,把斗篷挂在一边,坐在我对面。

“哪阵风把您吹来啦?”她顿了顿,又说,“都说你要结婚了,到梦罗克来做什么,找钻石做戒指?”

我心里一动,接着她的话讲:“是要结婚了。”

她的眉毛挑了一下。我紧跟着下一句,故意讲得煞是紧张:“还不知道新娘愿不愿意。”

她侧过脑袋去看隔壁桌上坐着的两个骑士:“是么,有你这样的身家,想找不愿意的女孩子,大概还挺难的。”

我开始觉得自己有当混蛋的潜质。

“那托你的吉言了。”

菲曼托着腮,歪着脑袋,随便地恩了一声。

“那请你帮我问问菲曼·拉基亚小姐,她是否愿意做我的妻子?”

一秒。两秒。她猛的转过头来:“你……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可我不知道你是否心属他人,想出这招,我很抱歉。”

她站起来,手向衣帽架上的斗篷伸去。“你这……我不知道。我……我要走了。”

“菲曼·拉基亚小姐。”

“我,克莱文·凯恩在此向您求婚,誓言无论风霜苦难,都将在您身旁扶持您,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您……愿意接受吗?”

尽管我认为这世界上大概不会有比单膝下跪求婚更加无聊更加形式化的事,尽管我认为所谓的誓词简直没有意义一钱不值,但我竟然一次把两样都做全了。

菲曼·拉基亚的手缩回来,她站在那里,神情困顿。

“要是真的不愿意也稍微婉转一点给我留点面子啦……”我直起身子抬手揉揉鼻子。

“……克莱文,我没说我不愿意!”

我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二十七岁仍然会脸红并且嘴硬的女人。

 

如你所见,我直接把菲曼掳回了普隆德拉,并神速地举行了婚礼。

自从我发现我爱她这一点之后,我简直一刻都不能容忍她竟然还不是我的。我甚至怀疑之前的那么多年我的脑子是不是一直在进水。

然而短暂的蜜月之后这个叫作菲曼·拉基亚的卢恩-米德加尔特王国梦罗戍边大队骑士团的第二副官立刻开始收拾东西预备回她的梦罗克去了……她打包行李时那种腾腾的杀气让人以为下一秒她会展开一对翅膀呼地一下飞出窗户去。

我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啊!原来我才是那个被抛弃在家里的怨夫吗!

她把我压着的毯子抽了出去卷起来:“说什么蠢话,快起来送我。”

呜。

“梦罗克……交给我就好了。”

 

……后来所有的人都知道克莱文·凯恩对于传送蓝宝矿石的热爱,至于原因那就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了。


评论
热度(1)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