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漁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那個地方多山,村莊因此長年籠罩在氤氳的雲霧之中。那個地方多水,空氣裏充盈著粘膩的濕意,還帶來了魚米之鄉的美名。

那個地方太偏僻,流放的犯人貶謫的官吏往往耐受不了這裏所謂的瘴氣。那裏的人們自得其樂,倚林而耕,近水則漁,養成了不靠皇糧不服管的脾性。

那樣的地方。

兩條大江從那裏交織而過,在那裏織出唱晚的漁舟,織出滿天的星羅。

*

“阿順,大哥我和他們打的時候,你就從水底摸過去,這般這般……”

“大哥……為什麼我每次都要做這種事……”

白淨瘦削的小臉很是無辜地望向自家的兄弟。張橫面對著他一本正經的正直眼神心想還是繼續糊弄自己純潔的弟弟比較好:“因為二弟你還沒長到足夠和哥一起打那些混小子的年紀啊,但是也應該歷練嘛,所以就在側面攻擊掩護哥啦!”

“……可我怎麼都覺得……”好卑鄙不是?

“啊呀覺得什麼啊又不是娘們婆婆媽媽像什麼話走啦走啦——”

 

回家之後果然受到了晾衣竿子的熱烈歡迎。兩個調皮搗蛋的孩子滿屋子繞著圈兒跑,還是有一下沒一下地被長竹竿打得嗷嗷亂叫。

“兩個混蛋孩子!快說今天又幹了什麼壞事?!”

“沒有啊娘你不要一回來就打人嘛……嗚!”先頂嘴的先挨了重重的一下。其實沒有那麼疼,但張橫立刻就殺豬一樣地慘叫起來。張家娘子也不理他的裝模作樣,轉頭問向自己的小兒子:“阿順你說?!”

這個……兩兄弟迅速交換了個眼色,還是張橫開了口:“到江裏玩嘍!”

“哼,還跟娘鬼扯!”晾衣竿咚地敲在地上,“玩什麼啊?扮鬼嚇人啊?!”

“這可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這回事……”這慌張過度的反應不用看都知道有問題。

“還說謊啊?隔壁家小毛阿栓他們滿身滴著水過來跟娘鬼哭狼嚎的,你們倒說說看是個怎麼回事?!”

……

張橫扭頭看著張順:“真沒出息。”故作成熟的口氣完全學到了張家娘子平日裏對兩個兒子的諄諄教誨。

“嗯。”更小的孩子無比淡定地點了點頭。

“……”張家娘子終於對自己生出的一雙小混蛋無言以對。然後她又掄起竹竿子把倆小屁孩轟出了屋,“挨家挨戶地道歉去,不然別回來!”

 

張家兩兄弟當然是不會跑去道歉的。他們倆窩進江邊的蘆葦蕩,那麼高那麼高的像戰士一樣的蘆杆,將他們的身形全都遮去了。天一點一點地黑了下來,他們躺下去,看著頭頂上熟悉的星光。

“哥,肚子餓了。”小一些的孩子平靜地指出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哥抓魚去。”大一些的孩子彈起身想往水裏蹦,卻是被弟弟扯住了衣服。

“……娘不給咱們煮了。”又是一個更殘酷的事實。

對八歲大和五歲大的兩個小鬼來說,餓肚子無疑是個最大的噩夢。所以張橫吞吞吐吐了半天猶猶豫豫地扯了扯張順:“那麼……道歉去?”

“不要,本來就是他們太沒用嘛。”張順又躺回去保持著那個仰臥看天的姿勢。想起來就憋不住笑意,他不過就是在水裏抱住了他們的往下拖嘛,那些個自命不凡的大孩子就慌得跟什麼似的,求爺爺告奶奶,都把自己叫成了玉皇大帝東海龍王。當張橫拉著他腳底抹油開遛的時候才反應過來呢,原來給個五歲的奶娃娃戴了這麼多高帽子,這下可不得氣死……

張橫倒沒想到弟弟在這種時候反而上來了這麼股倔勁,愣了一頭,隨即爽朗地大笑起來:“好,就不道歉,就不回去,看他怎的!”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躺在略微有些潮濕的河灘上,風吹過蘆花帶起溫柔的聲響。有搖櫓的吱呀聲,啊船碰岸了,網裏該有幾尾躍動的金色的鯉魚呢?村裏的燈火多麼像天頂上無數星星中小小的一蓬啊,而其中有一顆是屬於他們的。一切都開始安靜下來了,他們能聽到江水拍岸的聲音了。你看到了那白色的掠過水面的大鳥麼,嗯……不太能看得清呢……

 

阿橫!阿順!

這個縹緲的呼喚,是江裏的水仙姑娘嗎?

阿橫阿順!你們在哪?應聲呀!

縹緲的呼喊聽起來很是急切,接近了,變得清晰了。他們認識這仙女嗎?……這聲音如此地熟悉……在這個江風習習的夜晚。

“是娘!”小點的孩子騰地坐起身來,使勁地推揉著身邊的哥哥。

“快走啊是娘!”張橫起來,揉揉迷茫的眼睛。張順一把拽了睡得暈暈呼呼的哥哥起來,分開重重的蘆花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張橫還懵懵懂懂的,雖然不明就裏,聽到是娘,也跟著跑過去。

 

是娘呢。素色的粗布衣裳,提著碗大的油燈,在雪白的蘆花中穿行著。張順跑了上去,一頭撞上去抱住娘的腿,把娘整晚上的怒火給撞得飛出了天外。張橫也撲了上去,一顆大頭壓住了娘的胃快要憋死了她。

“你們兩個死小子……以後再瞎鬧騰看娘不把你們丟進江裏喂魚!”

張橫搶過娘手裏的燈籠,雀躍地拖住了娘的手。

那個木釵布衣的女子,在星光下溫柔地笑著,牽著她最親愛的兩個混蛋走向家的方向。

*

“嗯?”

木筏子不穩地搖了幾搖,很明顯是人為的而不是江水的顛簸。李俊想了想,一腳踩翻了自己的筏子順勢躍入了水中,果不其然在筏子壓下水中的那一刻聽到水下猝不及防的兩聲慘叫。

他才不會容許這些搗亂的傢伙咕咚咕咚地浮上水面來呢。他一手揪住一個髮髻,把兩個傢伙活生生地壓在水下邊,只留了個頭頂和著四隻眼睛在水面之上骨碌骨碌地看著他亂轉。不是他們不想討饒——是李俊完全沒給他們這個機會啊!

“又是你們兩個,還沒被教訓夠是吧,嗯?”

糟……糟糕……這混江魔王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竟然還敢不回答哦?……”

喂你說什麼呢明明就是自己把我們的嘴巴泡在水裏的啊喂!

“那還真是沒辦法了呢。”

兩個倒楣孩子的腦袋上立時感到一股重壓,整個人都被按進了水裏。氣已經快憋不住了,不能再撐下去了——他們開始掙扎,手腳在江水裏胡亂地擺動,想要踢打到他,但對方在水裏根本是條魚呀,身子一扭一滑就撲了個空。唔唔……沒有氣了……快放手……嗚……爹娘孩兒來找你們了……

正當他們腦子裏什麼奇形怪狀的遺言都在往外冒泡的時候,忽然一股大力就把他們硬生生地提了上去,張開眼觸到白晃晃的一片空氣,反而好一陣才緩過神來。

十二歲少年肆無忌憚的得意笑臉在他們呆滯的眼睛前面晃過來又晃過去,就差沒在臉上寫上“我是老大”四個大字:“服了?”

兩個聲音一齊響起,整齊劃一洪亮得像唱戲:“服——了!”

 

“喂你們兩個打算跟到什麼時候……”李俊忍無可忍終於咆哮。

“大哥收我們做小弟吧!”“大哥我們已經是你的小弟了吧!”

“這種事怎樣都行吧……”李俊無奈地笑,笑,笑。“別跟了好嗎是我錯我不該浸你們那麼久莫不是壞了腦子?……”

“大哥永遠正確!”“誓死追隨大哥!”

“李爺爺要去尿尿,也要跟嗎?”李俊挑起一邊嘴角陰險地繼續笑,笑,笑。

“這個……”對看一眼,兄弟心意相通,“等待大哥!”

真是夠了……頭被吵得好痛哇……

 

童威童猛就這樣不講理地強行跟進了李俊的家中。雖然也是家徒四壁無非只是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但李俊想自己那艄公老爸對於多了兩個來路不名的兒子這種事應該是分外高興的。沒了娘的家裏變得熱熱鬧鬧的,想起來總是不錯的事吧?

可第一天爹沒回來。第二天爹沒回來。李俊想著爹可能接了什麼大生意才耽擱了,就又等過了第三天和第四天。第五天太陽當頭的時候爹的渡船被衙門送來了,爹沒回來。

李家的新房客慌了神,膽戰心驚地愁著一會該怎麼安慰那兩眼直棱棱地盯著小船的新當家。李俊傻了很久,他們愁了很久,一個時辰——不或許是兩個時辰或者三個時辰吧。不知過了有多久——很長又很短的時間之後,李俊的動作嚇了他們一大跳。

那個十二歲的男孩子拿麻索拖了船,咬著牙一步一步地挪向河邊。他強行要拿十二歲的肩膀扛起那遠遠還不符合他的重量。童家兩兄弟趕忙追上去攔他,他們的大哥瘋了一樣,怎麼叫也叫不住他。

童威童猛對看一眼,立意打暈了他再做計較。李俊卻對這背後突襲而來的勁風有了反應。他以快得非人的速度扣住童威向他脖頸切來的手轉了個彎將他摔了出去,又一腳飛起踢開了攻他下盤的童猛。他繼續向前,死了心地要往河水裏走去。他的肩膀上已然勒出兩道血痕,他卻像渾然不覺。

童家兄弟摔在柔軟的灘塗上,馬上又跳起直追那發狂的少年。正經八百地打他們是打不過,好啊,那就抱住腿,拽住腰,使絆子,扯衣服,用指甲劃,用牙齒咬。管他是上九流還是下三路,拼了命地都使出來吧。他們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李俊發瘋?

三個不高大還沒長成的身影在江邊扭作一團。江風呼拉拉地翻滾而過鳴起了戰鼓,仔細聆聽才能分辨得出那其中夾雜著的吃痛的慘呼。到底是為了什麼開始打這一場架的?若你從驕陽當空一直打到日頭西斜,從日頭西斜打到皓月東升,那你定然也記不得那最初的緣由。只有接不上的呼吸,瀕臨爆炸的心臟,成片成片淌下的汗水,還有各處隱隱作痛的傷。它們提醒著這些孩子們何謂戰鬥的尊嚴,那麼繼續吧,直到精疲力竭的時候,再像個真正的男人那樣微笑著倒下。

 

到最後三個人都癱倒在地,連根手指都不願意再動彈。

仿佛一閉眼就會死過去一樣的疲倦。因而李俊拼了全力睜開眼睛,他盯准了升到中天的那輪月亮。不要睡著。

不要死去。

 

瑩白色的……柔和的光華。就像最昂貴的輕紗……比那還要輕盈細膩。

他們都睡著了,手腳擺成隨意的大字型,帶著未曾散去的汗臭,帶著來不及洗去的泥垢,帶著從頭到腳的淤血和傷口,沉沉地潛入連夢也不曾踏入過一步的深深的水底。

沒有漁船,它們都靠了岸聚攏在一起一言不發地休息。他們聽到風聲小了成了輕柔的呢喃,聽到掉隊的最後一隻小鳥悠悠地飛還了巢。身邊有在江面那裏不曾見過的珍奇魚兒緩緩地劃過去——它遊得真慢,多半只是在隨波逐流地漂浮吧。它的大尾巴優雅地在水裏甩動著。

比輕紗還要輕盈細膩的……

那裏,也能看到月亮吧。

*

水自西向東,日日夜夜流個不停。

冬去春來……水鳥來了又走,走了又回,蘆花漫天地飛舞又枯成稻黃的秸杆,過了年又抽出新的枝芽來。

船換了,縴夫和艄公不再是從前的,漁夫的面貌也不那麼熟悉了。濃霧裏夕陽下的號子卻好象沒變過似的,喚醒清晨的忙碌,喚醒夜晚的燈火。

 

揚帆起航吧,不必擔心遠方——

你知道的,總有一個地方,在等著你回家。 


评论
热度(7)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