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拿波里短歌 一

乔……西(?)

并不能算替身梗但是貌似又是替身梗

原作后十年设定

大概是个短篇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文盲系列……

=================================

特米尼车站餐厅迎来了两位麻烦的客人。

“尼禄面,明白吗?就是那种细细长长的,一团黑的意大利面。什么?没有?哦,我知道了。Nero,pasta, al nero, di sepia!什么,还是没有?……那……”

“JOJO,没有就换一家吧。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喜欢那种面。”同行的另一位客人咳了一声,友善地提出撤退的建议。

“史比特老伯!——我们是来度假。度假是什么,度假就要把想吃的东西全吃一遍,再无所事事地躺在沙滩上——”身材高大的青年终于放过了柜台里的侍应生,转过身来对着同伴手舞足蹈。

“JOJO!”老绅士掏出手巾,擦了擦额角,“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就尽管去,难道你跟我来意大利真为了学习谈生意吗?我可没老糊涂到那个份上。”

青年一把揽过老绅士的肩膀:“那也得先护送老伯过去啊!”

现在的外国客人真是越来越自说自话了啊。侍应生抹了把冷汗,松一口气地目送他们离开。

特米尼车站修好不过半年,怎么可能有战时经营的意面馆?

 

这是1950年代,法西斯的阴影逐渐淡去,冷战的铁幕正在升起。大西洋对岸的美利坚合众国选择拉拢她在欧洲的盟友,SPW财团紧跟潮流,携带石油贩售的草案踏上亚平宁半岛。年迈的史比特瓦根先生从五年前起将游手好闲的乔瑟夫.乔斯达携入商场,前往意大利时也不例外。乔瑟夫.乔斯达与他那拥有一切贵族美德的祖父不同,他冷静而狡猾,是个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天然适合战后的土壤。相对的,有限的精力限制了他在波纹气功上的修行,只有与太古战士死斗的回忆依旧鲜明。史比特瓦根曾有幸目睹那一战,来到意大利,当然要放乔瑟夫.乔斯达去故地重游。

乔瑟夫.乔斯达走出车站,绕着共和广场走了一圈,捏了几只鸽子的肥肚子。广场上零零散散挤了许多人,有三三俩俩的小团体在交头接耳,也有流浪汉躺在喷泉池下头,一动不动地望向天空。乔瑟夫.乔斯达七八年没来意大利,对新时景充满了好奇,他满怀热情地试图与经过的路人问好,毫无顾忌的举动却遭到相当程度的白眼。这座永恒之城刚度过一场浩劫,可无法对骄傲的观光客过分体贴。

乔瑟夫只好给他的鸽子老朋友喂了点玉米,拍拍屁股往商业街的方向走去。他鲜艳的领巾在灰败的街道上太过惹眼,没几步又吸引住了一群跟着他的孩子。小孩子尖细的声音令人烦躁,但乔瑟夫仍然抽出钱夹,买下了一把远超市值的玫瑰花。

终于自由了啊,乔瑟夫单手搂着玫瑰正在感叹,一回神却发觉钱夹没了影子。

“给我站住!站住!”乔瑟夫怒吼一声,扑着街道尽头一个瘦小身影狂奔而去。

乔瑟夫.乔斯达可是抓扒手的行家,即使他的肩上还扛着一捧累赘的玫瑰花。

 

幻想中的畅游罗马可不是这样的啊——乔瑟夫追着扒手小子沿着古老的石墙转过两条街,撞飞了一台冰淇淋车和三条大汉,总算将他绊倒在一条死巷的巷口。

“哎呀哎呀,你跑得可真快哪——”乔瑟夫不以为意地从他手里取回钱夹,“话说回来,这里是哪儿?这碍事的花你就拿着吧,做扒手可不好哦?”

扒手小子坐在地上瞪着他,仍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你……你……”

乔瑟夫干脆伸手把他拎了起来:“好了好了,不肯指路就算了,再见咯小子!”

十几岁的小鬼头惊慌地冲暗巷里头扫了一眼,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一头冲过来。

“先生!小心!”

他试图将乔瑟夫撞向一边,没想到对方却纹丝不动,仿佛他只是撞上了一堵石墙。少年从乔瑟夫柔软的外套里抬起脑袋,以为自己将看到脑袋开花的惨状,却只瞧见了这位异国旅人的身上一层绒毛似的幻光。

“叫我小心这个吗?真是个好孩子呢。”乔瑟夫.乔斯达咧嘴一笑,铁水管在空中打了个转,落回了他的手里。

“先……先生!——你——”少年惊讶又欣喜地大叫起来。

光芒稍纵即逝,或许是他自己看错了。但在这个街区里,还没有人能躲过这横空飞来的一击,更不用说把凶器抓在手中了!

“是那些家伙吗?”乔瑟夫的目光严峻起来,盯住了前方。空气里漂浮着一股廉价香烟的臭气,正来自于暗巷里走来的那一群粗鄙的男人。乔瑟夫不禁厌恶地抽了抽鼻子。

“先生,快走吧!来不及了!”少年慌张地恳求着,却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乔瑟夫.乔斯达可不是那种会服从于挑衅的人,他活动了一下手指,精神抖擞地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他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乡巴佬?”这群人嘻嘻哈哈地围了上来。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吓傻了吧!”他们哈哈大笑,兴趣盎然地炫耀着手中的铁器。

“瞧他那样,还挺有钱的。”有人伸出手指,把他往后戳了一步。

乔瑟夫.乔斯达似乎真的傻了。他楞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作为首领的金发青年。那个人被他看得极其不悦,皱着眉冲他的脸上喷了口烟。

乔瑟夫.乔斯达依然无动于衷,这可不太寻常。

“揍他!”金发青年不耐烦地下令。

乔瑟夫.乔斯达的视线依然越过人墙注视着他,身体却对袭击迅速地作出了反应。他的假肢紧紧抱着玫瑰花,属于他自己的左手忽然一动,没人看清楚他变了什么戏法。所有人都只知道自己回过神时就飞出了老远,只能干看着暴怒而不安的金发青年一拳挥向乔瑟夫的下巴。

“西撒。”乔瑟夫低声喊着他的名字,递出了手中那捧血红欲滴的玫瑰花。

铁拳在花瓣上着陆,砸下一头一脸的花雨。铁扳手紧随其后,却在应该敲破乔瑟夫脑壳的那一瞬歪了一下,重重地锤在乔瑟夫的右肩上。

 乔瑟夫丢下凌乱的花束,嗷地一声按着肩膀矮下了身子。金发青年停了手却不齿于他的退缩,怒道:“站起来!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认输?!你瞧不起我?!”

蹲在地上的男人却仿佛听不到他的话语,埋着头渐渐地笑个不停。

“不……西撒……哈哈哈哈……西撒,西撒……哈哈哈哈哈……”

他毛茸茸的脑袋整个遮在臂弯里,完全猜不出他现在的表情。金发青年被他异常的举止和古怪的笑声激得忘记了理智,粗暴地一把扯开了乔瑟夫的手臂。

可他看到了什么?

这个蹲在地上的异国旅人竟然在哭。准确来说,他一边笑一边哭,脸上挂着的全是乱七八糟的泪水。他哭得太真心太动情,哭得连金发青年都困惑了起来。这个人看起来相当聪明,不应该是个精神病患。他不禁以为是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或者这个人是他的远亲?

答案是NO。他根本不认识这个边哭边笑的外国人。但这样的家伙也叫人抢不下去手,金发青年松开了乔瑟夫的胳膊,决定问个明白:“你认识我?”

乔瑟夫抹了把眼泪,抬起头来:“不,不可能的。不……听我说,你认识西撒.安东尼.齐贝林吗?不会的嘛。”

“不。”金发青年冷漠地回答。

“是啊,我就说……”乔瑟夫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够了,三十好几的成熟男人在路上哭成傻瓜,可是不得了的大笑话。

“我叫西撒.安东尼.茨迈尔曼。”金发青年揪过乔瑟夫的领口,用威胁的语气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没人能知道我的中间名的!你——”

绿玻璃一样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瞪着他,乔瑟夫彻底愣住了。

哭哭笑笑根本没什么问题啊,在他面前摆着的,才是命运给他开的天大的玩笑。

“跟我走吧。”

他鬼使神差提了这么个荒唐的请求,立刻被这个西撒对准脸颊揍了一拳。

评论(3)
热度(26)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