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地。瞎眼了自行点叉不负责任
常用ID天婦羅
微博@普通的魔法炸虾


劍網3 百合向 *花策花*
《采薇》試圖周更維持中
JOJO的奇妙冒險二部 *乔西*
《拿波里短歌》試圖2~3日更新維持中

【道剑】三十题

题目来自微博的哪位妹子……不记得了 之前没记得扔上来 去年写的

一切都是胡来的,经不起深究

=============================================


一 修道

 

纯阳宫早课出了异类。有个黄澄澄的人挤在一片蓝白雪色里头,摇头晃脑地盘膝打坐。

凌渊岿然不动,等那颗昏昏欲睡的头颅自己歪到了他的肩上。

 

二 铸剑

 

“不,我不会。”叶云迟笑道,“我不会铸剑。”

“你……你不是藏剑山庄的人吗,怎能不会?……”

叶云迟并不尴尬,仍是笑道:“我是不会铸剑,但我会捉萤火虫,会捏面人,会打簪子……岂不是样样比铸剑好得多吗?”

凌渊听到这里,终于摇了摇头从回廊后头走上前去,冷然道:“小师妹,未时考校剑法,你看来十分有把握。”

 

三 雪

 

华山夜雪,雪中有人。

人还未死,他忽地睁开双眼,哑着嗓子道:“别管我。走。”

凌渊凉声道:“今来赏雪,君可自便。”

 

四 饮酒

 

“有什么遗愿?”

叶云迟大声笑道:“清明杏花远村头,青旗沽酒玉露忧!十八状元归乡去,打马蓝山雪前仇!”

凌渊点点头道:“你要喝酒。你很贪心。”

 

五 约定

 

叶云迟从雪里一骨碌坐起来,抱起酒坛仰着脖子往口中灌。琥珀色的澄澈液体顺着他的下颌淌落,染上了仍铺着雪粉的前襟。他片刻之间连去三坛,又挺尸一般地躺回雪中。

他抬手抹了抹嘴,道:“放心,我不会告发你的。”

凌渊冷笑一声,决计将这笔偷酒的账全算到叶云迟的头上。

 

六 切磋

 

叶云迟的剑法比他的人更受欢迎,成日被人拖着过招。

直到第二十八个小师弟跑来问凌渊他与叶云迟到底谁更厉害些之后,凌渊抱起了紫霞功心法,看了三眼。

 

七 莲叶舟

 

一住行窝几十年,蓬头长目走如颠

海棠亭下重阳子,莲叶舟中太乙仙

无物可离虚壳外,有人能悟来生前

出门一笑无拘碍,云在西湖月在天

 

“凌渊,这唱的是什么?”

“……不过是你家,没什么有趣的。”

 

八 同心锁

 

“思过便思过,偏要来金锁关。”

“哎你不懂,”叶云迟探出脖子往下头的万丈深谷盎然道,“我才知道你们这里有这样的地方,当然是要来系个锁的。”

“父母康健,姊妹孝贤,宅邸香烟……”

叶云迟小心系了三把锁,一松手,将钥匙落了下去。

凌渊忍不住问道:“就这些?你自己——”

叶云迟敲敲脑袋道:“忘了。不过你不是说都是诓人的?我求了也没用。”

 

九 品茶

 

“那定然是要明前龙井。”

“你想回家。”

凌渊通常一针见血。

 

十 春眠

 

“凌渊,我梦到你变成一只鹤。”

“我也梦到你变成一只芦花大公鸡,从不打鸣,最后下了锅。”

叶云迟不恼,他笑笑,卷着毯子翻身一滚,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死皮赖脸地继续午睡。

他不会告诉凌渊那只鹤飞走了,消失在雪峰彼方的苍云之中。既然凌渊还在,那么他想再睡一会,等那只鹤飞回来。

 

十一 月下舞剑

 

凌渊表示他不愿偷酒,因此绝不同意叶云迟再埋到雪里去。叶云迟终于发起疯来了,百年老松的针枝并着冰晶碎雪萧萧而下,落了他一头一脸一身满眼霜白。凌渊站在山崖上看着他长嘶低吼,剑锋掼落满地金色火花,恍惚之间手中一剑已飘然递出,平平送进那映着苍白月色与赤红目光的煌煌剑气里。

 

“……我好了?”

凌渊躺在雪上,哼了一声,道:“打架便能治得好,算不得病。”

 

十二 醉                                                                                                                                     

 

做坏事的是叶云迟,倒霉的总是凌渊。

喝高了的人身子特别重,偏偏这人还把大半个身子挂在凌渊身上。凌渊板着张脸把这累赘半背半拉地一阶一阶地拖上去,突然感觉到叶云迟像个大猴子一样抱住了他。

他把头埋在凌渊的颈窝里,两条手臂抱树一般地缠着他。凌渊觉得耳侧颈根被头发挠弄得毛茸茸地,又闻到一股扑鼻酒气,不由本能地扭扭脖子,想避开这尴尬的局面。

“凌渊。”

叶云迟开始说话了。

“……凌渊。”

“凌渊……”

凌渊由着他八爪鱼一样地抱着自己,硬是把这家伙扛上太极广场,扔进了房间。

 

十三 论道

 

凌渊向来做到大师兄所有本分,剑法武功,人品学识,绝不逊于人后。

但叶云迟却来向他道别,说寒山深雪,道法自然,却似还是无法解他心中热毒。不如归乡,再作打算。

没用没用,还是没用。

 

“大师兄近来有些阴沉,叫人好生害怕……”

凌渊一愣,终是明白自己是迷了心了。

 

十四 信

 

从西湖藏剑到华山纯阳,人行车马两个月,百里加急二十天,最快的信鸽四日可至。

凌渊解开竹筒,展开那薄薄一卷印花绢笺,皱了皱眉。

四日之前,叶云迟一路平安,身无大恙,还谢他相顾之恩。四日之后,他在何处,将往何方?

凌渊将那精巧至繁琐的信笺翻来倒去看了几遍,也不见叶云迟提起半点将来之事。

四日太久,只争朝夕。

 

十五 飞雪乱红

 

山中无冰雪,人间落梅花。

 

十六 天涯明月

 

“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叶云迟回头,只见庭中海棠下立着个道士,提着两坛酒,信步走来。他自然地拣了块叶云迟对面的青石坐下,扯了胭红封纸,拍开金泥瓶封,扔到叶云迟怀中。

叶云迟浅酌一口,按下酒坛扔回给凌渊,笑起来道:“凌道长当真不学好,翻墙做贼,如何对得起祖师爷?”

凌渊看了那酒一眼,拎起来就往口中倒。叶云迟忽地欺身上来,一把抢下他唇边琼浆,将整张脸贴了上去。

 

十七 约定

 

“叶云迟,你那毒……”

叶云迟噗哧一笑,道:“和你多打几架,也就好了。”

他觉得凌渊摸起来凉快抱着格外舒服,越发蹬鼻子上脸地扒在他身上。凌渊摸了摸他火烫的手臂,只能在黑暗里低低一叹。叶云迟把脸埋在被子里,哼哼唧唧地说道:“你别担心。”

“我一定活得比你久。”


十八 铸剑二

 

“你来的正是时候。”叶云迟道,“正好赶上起炉。”

凌渊道:“你不是不会铸剑?”

叶云迟撩起他一束乌发,割在手中,同自己的几缕青丝并作一处,往冶剑炉中掷了进去。

他笑道:“鲜血喂宝剑,拿头发糊弄一下,也是可的。”

                                                                                                                                  

十九 相思子

 

凌渊不知道他自己亦是病因。

相思子,既可入药,亦有微毒。

 

二十 暗涌

 

叶云迟说他会活的很好,大概也不算胡说。藏剑山庄财力雄厚交游广阔,自是尽心竭力替他寻医访药,他就老神在在,拖着凌渊走马观花。只是他却走不了多远,三不五时便要回庄里去被人望闻问切一番。

他发病的间隔在缩短,失智的时间在延长,凌渊什么也没说,只是陪一个疯子打架,或是被一个疯子打倒。

叶云迟说,我对不起你。

叶云迟说,我不要治了,治不好。

叶云迟说,也许我离开华山,只是为了给你打一把剑。

叶云迟说,我们走吧,去个没人的地方,有山有水有花有树,就是没有江湖。

凌渊说,好。

 

二十一 巴陵县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医不在刁,能治就行。

 

二十二 试探

 

“那位道长若是离开你,你该当如何?”

叶云迟了然笑道:“先生好眼力。但请勿怪云迟胡闹,朝不保夕,以命换情,有何不可?”

 

二十三 听琴

 

凌渊在桃花林里立了半宿,听林中竹屋里不成调的曲声。

 

二十四 别

 

他该走了,只是想多留一会儿。

 

二十五 抱剑

 

叶云迟赠他的剑名唤苍鸿。

缘生孽起,倏忽明灭,终还是要死攥着一些俗物,仍是悟不透。

 

二十六 浊流

 

凌渊没有回山,也没有再去找叶云迟。天下之大,江湖之远,何处不可容身?然后庙堂倾塌,苍生罹难,纵是方外修士也难以独善其身。

他走了许多的地方,斩下了许多贼首,苍鸿剑长伴他左右,好像那个人从未离开过。

他收剑入鞘,又望了一眼这硝烟烽火之上的天空。

白驹过隙,飞鸿踏雪。一只灰鹤正堪堪掠过翻卷的积云,往无尽的天底飞去。

 

二十七 重逢

 

凌渊想起多年前叶云迟曾说过,梦到他变作一只鹤。因此他也做了个梦,梦里有只芦花大公鸡。

昂首阔步,扬着饱满鲜泽的冠子,一恍神却又是个丰神俊秀的青年,再转眼又见他烧在火中,似真似幻,也不知该拉他不拉。

凌渊心想你倒是去涅槃了,我如何扰得你。

他睁开眼,有个人坐在他房中窗前。这人提着坛酒朝他走来,说,能饮一杯无?

菱花格子里东风正暖,桃李杏花争相入画。

“叶云迟。”

“我说过的,一定活得比你久。”

 

二十八 同心锁二

 

叶云迟又系了三把锁。

凌渊从袖笼里拎出第四把,锁在吊桥上头。

“你许什么?”

凌渊没有看叶云迟,他望着远方的茫茫云海,低声道:“没什么。”

愿你平安喜乐,身体康健,愿你无病无灾,再不受病痛流离之苦。

叶云迟抬抬眉毛促狭道:“哎,你好歹要许个什么……白头偕老……”

凌渊几乎是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诓人的。不如修道,才可长命百岁,他年升仙。”

 

二十九 信念

 

叶云迟嬉皮笑脸道:“那我去剃度,也是一样一样的?”

凌渊正色道:“佛门戒淫。”

 

三十 修道

 

非待你百年之后,吾方得安稳清修。


评论(5)
热度(35)

© 天體運行 | Powered by LOFTER